《财富》杂志专稿:Bakkt 将释放加密经济的巨大潜能

近日,备受瞩目的Bakkt 正式投入运营,首个实物交割的 BTC 期货合约交易已经产生。

美东时间9月22日晚8时,洲际交易所集团(ICE)发起的加密资产衍生品交易所Bakkt已经正式投入运营。其发言人表示,实物交割BTC期货合约交易已经开始运营,首笔BTC期货合约交易价格为10,115美元。

Bakkt首席执行官Kelly Loeffler认为,Bakkt平台最有可能的买家是大学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因为他们通常走在最新投资理念的前沿。除此之外,Loeffler还希望更多服务于散户的经纪商可以加入,因为“千禧一代”和“X世代”都渴望进行BTC交易,而且经纪商们总在寻找最新的产品以吸引更多客户。

从合规角度来说,Bakkt使用ICE旗下ICE Futures U.S., Inc.提供的DCM牌照进行BTC合约市场的交易,使用ICE旗下的ICE Clear US, Inc.提供的DCO牌照进行BTC交易清算流程,使用持有纽约州金融服务部信托牌照的Bakkt Warehouse进行资金托管。

本月初,Bakkt旗下的托管业务Bakkt Warehouse已开始营业,并声称使用了与纽约证券交易所同级别的机构级基础设施、经营控制和安全防护措施。

正式产品推出之际,Bakkt 的斯普雷彻(Sprecher)、洛夫勒(Loeffler)、首席运营官亚当·怀特(Adam White)等高管接受了《财富》杂志(Fortune)的独家采访。

本文在《财富》刊载时原题为“Will the Bakkt Launch Help Bitcoin Go Mainstream?”,由蔡凯龙翻译,经加密谷编辑。蔡凯龙担任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此前曾担任德意志银行(美国)战略科技部副总裁和休斯顿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助理教授等职务。

Bakkt 实物交割 BTC 期货合约交易平台

9 月 22 日,旨在将BTC改造为全球投资经理人的主流投资品种的产品即将上线。当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市场之一的 ICE 期货美国交易所于当日晚上 8 点开放交易时,它将提供 Bakkt 每日和每月BTC期货,这是有史以来在联邦监管下交易所交易的第一笔实物交付的数字资产合约。

如果按计划推进,它将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一个安全、受到良好监管的交易场所,用来交易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数字资产——BTC。这可以帮助缓冲BTC波动性和可信赖性问题,正是这些因素阻碍了BTC的大规模采用。无疑,Bakkt 交易所将大大提高BTC作为资产的合法性。

有了 Bakkt 期货,交易这些合约的捐赠基金或证券公司不仅能够通过 ICE 清算体系的支付渠道付款,还能确保购买的BTC能够交付。这套体系已经在为全球石油巨头交易石油合约时提供清算服务。

他们新购买的代币将存储在一个超级安全的仓库中,这个仓库和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保管体系一样,由同一团队管理,有着同样的网络安全保护措施。

Bakkt 致力于将传统与颠覆结合起来,让既有的大牌资产管理公司入场拥抱数字资产。Bakkt 之所以能够达成这一目标,是因为它背后的大股东洲际交易所 (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 ICE) 的背书。

ICE 拥有纽交所,是市值 520 亿美元的交易巨头。与此同时,它还拥有全球最大的 ETF 交易平台 : 纽交所 ARCA。此外,ICE 美国期货交易所是全球农产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ICE 欧洲期货交易所是全球油价的主要基准“布伦特原油合约”的所在地。

Bakkt 是 ICE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斯普雷彻 (Jeff Sprecher) 的创意。长期以来,他引领 ICE 完成了从喧闹的线下经纪人主导的公开喊价场所向电子市场的转变,成为大型交易所的发展典范。

Bakkt 的首席执行官是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她是斯普雷彻在 ICE 工作了 17 年的高层伙伴,同时也是他的妻子。

Bakkt 于 2018 年 8 月隆重亮相,ICE 牵头的一批投资者和合作伙伴迄今已投资了1.825 亿美元。其中包括微软的风险投资部门 M12、对冲基金 Pantera capital、明星投资人艾伦•霍华德 (Alan Howard) 和星巴克 (Starbucks)等机构和个人。

最初预计交易将于去年 12 月开始,但事实证明该时间规划过于乐观。联邦政府在 12 月和 1 月连续停摆,推迟了与 Bakkt 主要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CFTC)的会谈。CFTC 还花了一些时间来考虑是否监督数字资产的保管,但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公开承诺愿意承担这一监管角色,以上因素进一步延长了审批程序。

当Bakkt 的喧嚣逐步退去,Facebook 和 Visa 等知名财团计划创建一种名为 Libra 的全球加密数字货币的消息占据了新闻头条。

现在,Bakkt 又回来了。尽管存在延迟,但其产品将击败 Libra,并将在 LedgerX 和 ErisX 计划的竞争期货合约落地之前开始交易。

Bakkt 于 6 月份获得了 CFTC 的批准。8 月 16 日,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 (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 授予它成立一家信托公司的牌照,作为其托管工具。从那一刻起,Bakkt 扫清了最后的障碍。

目标:使BTC更受欢迎

Bakkt 的高管们强调,他们的直接目标是:让BTC与黄金和私募股权一样,成为一种受欢迎的另类投资品种。但未来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一个有效、受监管的数字货币市场,囊括从咖啡到机票的一切品类,改变我们的支付方式。

“在我们的交易所交易的基金经理向我们表明,他们不想在现有不受监管的市场中进行交易。他们希望在纽交所层面上得到彻头彻尾的联邦监管,以确保BTC交易的安全性和合法性。”Bakkt CEO 洛夫勒(Loeffler)说。该平台COO 怀特(White)补充道:“养老基金正在走向另类投资领域的多元化。受监管的BTC期货可能是他们投资方向的一部分,因为BTC与股票和债券以及其他诸如黄金的另类投资品具有不同的相关性”。

一旦对冲基金、家族理财机构以及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s)或美国 TD 证劵(TD Ameritrades)这一类的证券公司接受了BTC,Bakkt 合约中巨大的交易量就会令其价格波动变得平缓,从而创建稳定、可信赖的数字货币市场。而此前,投资者和潜在用户对这类因素感到恐惧,这阻碍了他们入场的步伐。不难想象,Bakkt 会为个人用户购买BTC开发某一款应用程序。虽然Bakkt 尚未公开其面向个人的计划,但承认自身与星巴克之类的大众零售商之间的合作关系已经预示着类似的宏伟蓝图。

Bakkt 还正在与其他希望使用数字货币支付的消费品牌进行洽谈。毕竟一直以来,信用卡公司和银行从商户那里收取了高额的费用,这种情况迫切需要得到改变,而 ICE CEO 斯普雷彻(Sprecher)在加快交易速度和降低交易成本方面的能力有目共睹。

但斯普雷彻(Sprecher)告诉《财富》杂志,就目前而言,资产管理者是否会将对BTC的兴趣转化为实际的购买行动尚无定论,这让本次期货上线产生了悬念。

他说:“目前为止,这还不是真实的交易需求,只是强烈的好奇心。”他补充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财富管理机构想成为这列BTC火车的领导者,而不是被排除在外。每天的新闻都在报道BTC价格上涨或下跌的情况,但在其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有经验的人在和BTC价格无直接关系的基础设施和合规牌照申请上有所作为。财富管理机构不会使用这种基础设施,除非我们能以合规、合法的方式构建BTC火车运行的轨道,否则就不会获得真正的全球认可。”

斯普雷彻(Sprecher)指出,Bakkt 的华尔街潜在客户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判断其产品是成功还是失败。他说:“这就像是开幕仪式的夜晚,每个人都很紧张。”

减轻监管的恐惧

斯普雷彻(Sprecher)所描述的“类似登月般的壮举”是否成功,取决于 Bakkt 所押注的传统监管能否顺利将资金管理者引向BTC市场。

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将数字资产世界视为危险的领域。究其原因,该行业缺乏类似于保护美国证券和商品期货市场的统一、严格的联邦监督体系。加密资产管理公司 Bitwise 的最新研究发现,数字货币交易所中 95%的交易都是欺诈性的,这意味着它们被设计成虚高的数量或价格,而不是为想要真实买卖BTC的客户之间的合法交易。“虚假交易”行为即:交易者无意购买,而是输入虚假命令操纵价格。为数字资产提供托管和保险的公司 KNØX 的首席执行官Alex Daskalov说:“数字资产的失窃在行业中司空见惯,因此负责的受托人不愿意参与其中。”

美国当局已将BTC视为“商品”。因此它属于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 (U.S. 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CFTC) 的管辖范围,而不是监管证券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但 CFTC 目前还没有授予经营“现货”大宗商品市场的许可证,这些市场交易石油、大豆或货币期货,最后都以现金清算交割。正如 CFTC 名称所示,该机构的管辖范围是大宗商品期货,这是一种衍生品合约。举例来说,它规定了炼油厂未来向原油卖家付款的多少,以便在未来某个日期交货。

目前,BTC期货已经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 (CME) 交易,但与 Bakkt 每日和每月期货不同,这些期货不用于购买和出售BTC实物。CME 期货以现金而非BTC代币结算,结算的价格是基于BTC现货市场的综合价格指数。

除了芝商所的期货之外,数字资产还一直在现货市场上交易,这些市场不属于联邦规定下合规的“交易所”范畴。在大多数情况下,数字资产交易所持有由其注册地所在州颁发的货币转账许可证。与 CFTC 对期货交易严格而统一的标准相比,投资公司显然不太放心这些交易场所的既分散又不成熟的监管体系。目前有超过 200 个加密数字货币平台主导着交易,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价格。因此,BTC没有一个明确的、集中的价格。

这正是 Bakkt 想要提供的BTC定价标准。

在 CFTC 监管的期货市场(例如 ICE US Futures)中,只有作为交易所会员的经纪商和期货委员会会员才被允许交易。这些成员的交易记录和资本储备由交易所仔细审核,审核工作由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CFTC) 监督。这些交易成员公司也是清算机构的成员(在 ICE 美国期货的交易成员同时为 ICE 美国清算组织的成员),买卖在成员之间进行付款结算,并保护参与者免受损失。

对于在交易所交易的任何合同,如果买方未能付款,则清算所会强制执行旨在使卖方免收损失的协议。比如生产商购买了石油或大豆合约,而卖方违约,则清算所会安排偿还买方。期货清算所也由 CFTC 进行许可和监督。

Bakkt 的妙招是创建了一种期货合约,其交易方式类似于现货合约。通过购买每日期货,购买者的账户将在当天收到BTC实物,就像在现货交易所一样。不同之处在于,Bakkt 产品具有 CFTC 监管下严格的交易和清算能力,同时具有使用保证金加杠杆的突出优势,这点是投资人尤为关注的。Bakkt 月度BTC期货将推出 12 个月的BTC期货合约。

Bakkt 可能很快就会面临大量竞争。比如LedgerX 和 TD Ameritrade 支持的 ErisX,这两家著名的数字资产交易公司已经获得 CFTC 认可,成为合规的“指定合约交易市场”。他们计划推出与 Bakkt 产品竞争的实物交割BTC合约。

托管是关键

那么 Bakkt 的优势是什么?Bakkt 相信,大客户对 ICE 的信任将延伸到它的控股公司,并且利用 ICE 的技术为存储数字资产创造一个超级安全的保险库。

保护股票、债券和商品(例如黄金)免遭盗窃的行为被称为“托管”,无法攻破的保护对于数字资产尤其重要。如果BTC从主人的钱包里发送到错误的数字地址,则接收者会得到一个私人密钥,那么意味着接受者拥有了这些BTC——主人没有任何办法拿回他们的数字货币。同样,任何人也无法从侵入钱包的窃贼那里取回BTC。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 CFTC 在历史上没有监管托管业务。诸如石油期货之类的合同要么以现金结算,要么将原油或玉米运到买方的仓库;金银存放在银行或第三方经常拥有的大型金库中。许多数字交易平台提供托管服务,但很少机构能满足资产管理公司的严格要求成为“合格的托管人”,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商例外。它们从纽约州、南达科他州、内华达州和怀俄明州等处获得信托银行执照。在这些州执照下运营的托管必须满足严格的资本要求,以及反洗钱 (AML) 和了解客户 (KYC) 的安全协议。

Bakkt 根据纽约州信托银行牌照运营,其竞争对手 Gemini和 Coinbase 也将托管权设立为纽约信托。

ICE 不提供证券或大宗商品的托管。但它使用强大的欺诈检测工具来保护交易所的交易,并保障进出结算所的付款。ICE 部署在名为 Bakkt Trust Co. 清算中心的网络安全可靠程度不亚于 ICE 旗下的纽约证交所。除非客户希望将代币从 Bakkt Trust 转移到竞争对手的站点进行存储,否则BTC从一个客户转移到另一个客户的过程全部发生在 Bakkt 托管库内。举例来说,如果客户 A 卖给 B 100 个代币,交易将在 ICE 美国期货系统进行,随后的交割 Bakkt 只需通过中心托管系统,增加 100 个BTC到客户 B 的账户,同时减少 A 账户 100 BTC,然后通过 ICE Clear US 将现金引导至 A 现金账户。

BTC就像一堆木材一样,从家庭装修仓储连锁店 Home Depot 的一个分店移动到另一个分店,但从未离开过其仓库体系。由于所有交易都在内部中心化的帐上结算,BTC期货交易避免在区块链上运行,防止发送到错误的地址的可能。这就像将现金从的自己的一个账户转到同在一家银行下自己的另一个账户一样方便安全。

在 ICE 的帮助下,Bakkt 还为BTC离开托管仓库制定了坚如堡垒的保护措施。Bakkt 仓库中的绝大多数BTC都存储在所谓的“冷存储”中。要离开仓库,BTC必须从冷库转移到“热钱包”,然后通过互联网上的电子转账转出。这保证了大多数时候BTC存放在与网络断开连接的最安全的保险库中。

在这过程中,没有任何步骤是自动获得批准。为了使BTC从冷存储到热存储,Bakkt 或 ICE 的两个或多个部门中的多人必须在规定的网络安全流程中签字。这些安全流程一直被用于保护从石油到 ETF 交易的所有交易产品。除此之外,还需要安全团队其他几个成员的批准,以及身份验证等其他专有流程。ICE 和 Bakkt 现在已经成立联合团队专门负责处理这些签核工作。随着交易的开始,这些团队的级别和重要性会逐渐显露出来。

资产经理会接受BTC吗?

洛夫勒(Loeffler)说,资产经理告诉她,如果BTC足够安全的话,它可能是平衡投资组合的福音。洛夫勒表示:“BTC的波动性目前对个人交易者是一个很大的负面因素,但对机构投资者而言却不是。很多基金投资大宗商品作为另类投资,但是它们的价格波动性也很大。石油和咖啡价格经常剧烈波动。”她指出,BTC是终极的特立独行者,它的价格表现与股票、债券、黄金和房地产的趋势无关。

尽管BTC存在波动性,但在过去 10 年里,BTC的总收益超过了竞争对手。从理论上讲,BTC应该在另类资产篮子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些资产是大型、多元化投资组合的主要组成部分。

谁最有可能接受BTC ? 洛夫勒(Loeffler)预计面向个人的证券经纪公司将采取大量行动购买BTC,部分原因是“千禧一代”和“X一代”渴望持有BTC并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她表示:“经纪人一直在寻找吸引新客户的优势,而提供BTC可能具有很大吸引力”。对于基金经理,洛夫勒(Loeffler)认为最有可能的买家是大学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他们通常是采用新投资理念的最前沿者”。

在过去,通常只有对冲基金是敢于冒险的数字资产领域的主要机构投资者。Bakkt 的崛起很可能会吸引更多对冲基金公司的参与。例如,就在本周,Bakkt 股东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旗下个人数字资产投资企业Elwood Asset Management 宣布,它计划将资金投入多种数字对冲基金,为机构投资者创造一个 10 亿美元的投资组合。

BTC ETF 或共同基金 (比如 Vanguard 或美林) 又如何呢?他们不太可能很快实现。由于持有BTC的 ETF 或者共同基金是证券,而不是大宗商品,它们将受到 SEC 的监管。SEC 曾多次告诉申请人,目前的BTC交易没有受到足够的监管。SEC 特别指出,BTC没有中央交易所设定的价格,因此很难为新发行的证券设定可靠的定价。

但是,如果 Bakkt 获得巨大的交易量,它最终可能像现在的 ICE 为布伦特原油那样设定一个全球基准价格。在这种情况下,SEC 也许最终会同意,将资产管理公司在 ICE Futures U.S. 上购买的BTC打包成ETF和共同基金对外公开发行。

愿景:使用数字资产购物

Bakkt 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导致人们猜测其最终目标是将BTC带入零售领域。这一点得到了洛夫勒和斯普雷彻证实。商家支付的高额费用是他们喜欢攻击的目标。

如今,全球消费者每年在信用卡上购买的商品达到了25 万亿美元。据报道,处理这些付款的机构(尤其是信用卡供应商和银行中介机构)向零售商收取的平均费用为 2.4% 至 2.5%。信用卡公司将部分“交易费”以现金返还给消费者,或以航空里程、酒店积分或其他旨在建立忠诚度的奖励方式返还给消费者。

商家希望能够控制这些资金,自行设计奖励计划,而不是向顾客提供他们可能永远不会使用的里程或积分。商家也希望不用将他们与支付中介的品牌绑定在一起。零售商有可能永远不会接受BTC支付。但“千禧一代”和“X一代”对BTC和其他数字资产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们是数字原住民,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来没有离开手机生活过。如果可能,他们通常更愿意用应用程序支付,而不是信用卡。

如果 Bakkt 成功地释放了BTC的机构交易量,这些代币可能会扮演一个新的角色,即成为一种流动性很高的替代货币。手机上装有 Bakkt 应用程序的人可以很容易地使用BTC从商家那里购买商品。Bakkt 负责将BTC转换成美元,这样商户就永远不会接触到BTC,只会看到传统货币。通过比较BTC和信用卡支付的交易成本后发现,前者可以将目前的交易费用降低 75% 左右。商家可以利用这些节省下的交易费来降低价格,或者设计自己的奖励方案,以扩大自己的客户队伍。

实现这种愿景的前提是当前的“探月计划”发射升空。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Shawn Tully 作者

蔡凯龙 翻译

Sonny Sun 编辑

Roy 排版

相关文章
appleinc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