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EC2019 | 商务部韩家平:数字化的信用贸易将是未来发展趋势

2019未来商业生态链接大会暨第四届金陀螺奖颁奖典礼(简称“FBEC2019”)由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中国通信工业协会虚拟现实专业委员会、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深圳市互联网文化市场协会指导,行业头部媒体游戏陀螺、VR陀螺、陀螺电竞、陀螺财经、深圳区块链技术与产业创新联盟联合主办,于2019年12月5日在深圳市南山区深圳湾1号T7座鹏瑞莱佛士酒店宴会厅盛大召开。本届大会以“蝶变 · 向上的力量”为主题,将一如既往的关注未来趋势发展、行业创新升级、商业生态新链接等前沿领域。

本次大会邀请到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研究所所长韩家平带来主题为“区块链与信用经济”精彩分享,他认为贸易的发展会越来越需要系统性信任体系,而区块链可以帮助这种系统性体系的建立,促进数字化的信用贸易。以下为演讲实录:

FBEC2019 | 商务部韩家平:数字化的信用贸易将是未来发展趋势配图(1)

各位嘉宾,上午好!非常高兴应主办方邀请来参加今天的全球区块链技术创新峰会,我不是研究区块链的,我来自商务部研究院,主要是研究信用体系,从企业信用、信用经济的角度做一些研究。像主持人刚才讲的,区块链和信用有很密切的关系,被称为新一代数字技术,也是信任的机器。到底信用经济和区块链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我想在这儿和大家做一个分享。

根据权威机构的预测,国际贸易在2020年,信用交易的比例会上升到91%,而这个比例在上世纪90年代不到20%,2012年的时候是82%,随着贸易的发展、经济的发展,贸易当中信用交易的比例越来越高,现在已经达到80%多,将近90%。第二个趋势是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的发展,我们的企业在采购端和销售端大约50%以上的交易是通过在线方式进行,有两大趋势:一是信用化,二是数字化。这两者的结合,将来的贸易应该是数字化的信用贸易。

为什么会发展为数字化的信用贸易,背后的支撑力量或者保障体系是什么?它的信用体系具有什么新的特点?这是我们想探讨的。

数字时代的特征,最终会形成万物互联、实时互动、高度透明、高度智能的新的经济社会。

交易,交易模式从原始社会、农业社会、工业文明到现在的数字经济,虽然是处在不同的阶段,但它的交易模式无非就这么八种,按照三个维度做划分,一是交易主体之间是熟人之间的交易还是陌生人之间的交易;二是现场的交易还是非现场交易;三是交易的支付方式是现金交易还是信用交易,信用交易不需要立即付款,也不需要抵押担保,就可以进行价值交换的形式,赊销就是其中一种。三个维度组合成8种方式,从熟人之间的现金交易,逐渐发展到陌生人非现场的信用交易,在每个阶段都是从现场现金交易向非现场的信用交易过渡。

农业社会是熟人之间的交易,开始是现场现金交易,到非现场的信用交易。工业时代,交易范围扩大,出现跨区域甚至跨国的交易。

交易从熟人之间过渡到陌生人之间,这个阶段的交易也是逐渐从现场现金交易向非现场的信用交易过渡。比如我刚才举的国际贸易结算的例子,国际贸易都是跨境的。信用交易的比例,从上世纪90年代不到20%,现在已达到80%90%,这中间的支撑力量是信用。

信用交易是逐渐发展的,开始信用还没有建立起来,交易的时候是现场的现金,信用建立后,逐渐过渡到信用交易。

到数字经济时代,交易变成匿名陌生人之间的交易,而且互联网经济是非现场的交易。所以发展到匿名陌生人之间非现场交易,匿名不是说完全这个人什么信息都不了解,,网上交易很多时候确实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平台知道他的信息。阿里巴巴或者京东开始的时候都是现金交易,现在逐渐向信用交易过渡,逐渐不需要现金支付。

信用交易可以采用后付款、分期付款的方式交易,这都是经济贸易发展的规律。

根据我的推理,最高级的交易形态是匿名、陌生人之间的非现场的信用交易。将来的信用贸易方式是非现场的、陌生人之间的信用交易,市场会逐渐过渡到这个最高级的交易形态。

交易模式的演变,背后的支撑力量,保障体系是什么?怎么变化?引用经济学和社会学的研究结论,经济学说信用风险的产生在于交易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交易的基础是信任,信任的基础是信用,信用的基础是信息或者数据。

社会学研究说人的信任关系随着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农业经济时代人际之间的信任,那个时候靠熟人信任,没有靠制度的保障,也没有其他的契约更多保障,更没有第三方机构的保障。所以这时候的信任是熟人之间的人际信任;二是工业时代变成陌生人之间的契约型信任关系,契约型靠制度保障,靠合同或第三方的担保机构,信用中介机构做保障;三是数字经济时代叫匿名陌生人之间的系统型信任或者技术型信任。

信用体系有两大机制:发现机制和奖惩机制。发现机制是有办法发现谁的信用好、谁的信用不好;惩戒机制是对不讲信用的人有惩戒,形成良性循环。如果没有发现机制,不能称之为信用体系。没有惩戒体系也不能称之为信用体系。

农业时代,发现机制是靠熟人之间的声誉传播,人是社会性的,需要交往、交流,那时候更多是口头传播,谁的信用好、谁的信用不好,在熟人之间很快传播开来,所以发现机制存在;惩戒机制,那时候是乡规民约、道德、伦理,靠宗法势力,这时候也是有效的,因为它的范围是在熟人范围内,是可以维持经济社会的运转。

工业时代,陌生人之间的交易靠契约约束。这个阶段出现了公共征信,比如央行建立的征信系统,比如第三方的征信机构、评级机构、金融机构、信用中介机构、保险公司,还有很多的法律建立了,企业之间签合同、签约,所以这时候的约束机制,包括行业组织也有很多的信息交换的功能。发现机制包括政府、市场、行业的信息交换的机构,惩戒机制主要是靠法律法规、契约,道德约束当然有作用,但是它的作用不像农业社会那么大,这时候更多靠法律和契约约束。目前我们还处在工业文明的后期。

数字经济时代,变成匿名陌生人之间的系统性信任,除了以前有的道德约束、制度约束之外,出现了第三种约束力量,以数字技术驱动的平台型约束或者系统约束这种新机制。这也会带来变化,比如第二阶段作用比较突出,像第三方机构,比如银行信用中介、保险公司、征信公司、评级公司等,这些是服务于第二个阶段,由于陌生人之间的交易产生以后需要进行信息发现,需要进行交易保障产生的新机制。到第三阶段,这些机制逐渐的作用降低,因为现在越来越去中心化,越来越去中介化,交易更加直接。所以这时候的作用降低,但是仍然会存在,只不过在演变。

互联网本身是平等、开放、透明、共享,随着区块链的发展,分布式的存储、交叉的验证、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的特点,我们发现特别适合于建立匿名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这是信任的机器。特别是适合建立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体系。因此,这个技术在信用体系里面应用,会很好的支撑数字经济的发展,也是我们信用经济的发展。

数字时代的信用体系,经济社会活动信息透明度提高,信息不对称程度将大大降低。社会信用和经济性的界限将逐渐消失,传统的信用靠经营财务数据静态分析为主,下一步将变成大数据,经济信用数据和社会信用都变成信用的数据。另外我们的数据会大规模自动采集,实时分析评估,采信、评信、用信融为一体,征信机构、评级机构的地位要重新考虑,它在中间怎么发挥作用。一二三产业,金融、非金融的边界模糊,很多非金融机构做金融,因为有数据。政府的监管也要发生变化,以后的监管是以数字技术为支撑的,技术驱动型的监管,法制和自治不可缺少。所以我有几个建议:

一是促进信用经济的发展。现在对信用经济的发展不够重视,刚才我讲了现在发展到信用经济时代,但是重视不够,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研究,做好顶层设计,出台相关政策,促进信用经济顺利发展,释放数字化红利和信用的红利;

二是重视商业信用发展,以前主要是金融和银行信用,社会的流动性靠金融机构供给,但是商业机构有大量信用资源没有被挖掘,因为以前没有信任、无法流转,所以没有发挥作用。我们要创造这样的环境,健全商业风险管理体系,让社会信用发挥作用。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会解决,数字化的普惠金融、实体经济、中小企业,包括消费者个人就会受益。比如供应链金融行业,商业保理行业,有一种新创新,供应链核心企业商业信用电子化流转,实现对多级供应商的穿透,进行流转、分拆、融资,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

三是重视平台信用建设,平台的作用非常重要,它的信用体系已经变成社会信用体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要建立平台的信用监管机制,另外要把平台的信用信息和政府掌握的公共数据交换共享,现在不能搞数据孤岛,另外要探索行业的信用机制,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匿名陌生人之间的新型信任关系。

因为数据,所以有信用,因为有信用,所以有信任。有了信任可以更加高效,有更加高效和更加低成本,我们可以取得更好的发展。这是我们今天的会议主题“向上的力量”,我想技术就是向上的力量,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appleinc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