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Song 论战 Roger Ver:BTC/BCH 背后的加密经济发展理念

本文为著名的区块链布道者Jimmy Song与“比特耶稣”Roger Ver的论战材料。首发于Medium,原标题为“BCH is a fiat money”,但其实作者论述的主题远远超出了这一范畴。

以下为作者自叙:

我今天的目标是就BTC和BCH进行一场“文明”的辩论。我们将进行一场“Lincoln与Douglas式的辩论”(编者注:一对一的论辩),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具体规则是:由我开场,由对手结辩。第一轮每人发言时长为10分钟,随后一轮每人发言时长为5分钟。我的目标是少一点“脱口秀”式的戏剧化,多一点最高法院式的严谨。

首先,我要感谢Roger Ver,他早期对BTC的布道值得钦佩。也许今天我们会有激烈的争论,但是在某些哲学观点上我们是高度一致的。

让我们从一个论断开始:BCH是一种法定货币。

你可能会认为我在歪曲或夸大事实,但实际并没有。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让我们看看fiat是什么意思。根据韦氏词典,fiat的定义如下:

  • (似乎)不需要进一步努力就能创造出某物的命令或意志;
  • 一个权威的决心;
  • 权威的或武断的命令;

我今天的论点是,BCH很大程度上来讲就是一种货币。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很钦佩Roger为把我们从政府的专制主义中解放出来所做的努力。我们也一致同意这种解放的必要。

有两种方法可以对抗专制主义:

  • 用一个新的中央集权取代旧的;
  • 权力的去中心化;

BTC/BCH有着不同的理念。BTC是典型的自由主义、无政府资本主义,充满奥地利学派的味道,这些特征符合其密码朋克根源,是一种稳健的货币;与之相反,BCH则是凯恩斯主义的,充满干预和家长式作风,这符合其企业根基,因此是一种法定货币。

  • BTC是去中心化的硬通货

BTC起源于密码朋克运动。其核心实质是实现对财产的主权。它没有中央集权,每个人都运行他们所需的软件,自主决定哪种特性能被充分利用,以及哪些用例能被优先使用。换言之,BTC是去中心化的。BTC是给那些想要对自己的“钱”拥有财产权的人所准备的货币。

BTC是奥地利学派的,因为它没有中央集权干预。在BTC生态中,市场本身会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无需中央集权告诉人们“我们知道什么对你最好!”,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稳定不变的规则来做出选择。

这种特性使得BTC不受审查,没有单点故障,也无法被其他实体控制。BTC中没有治理的影子,因为治理是集中控制的另一种说法。segwit2x治理失败的例子,实际上就很好的展示了该特性——用户对自己的钱拥有主权。在这点上,BTC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其他所有altcoin都有一个单一的故障点或控制点,可以由其他实体来选择,因此用户对这些代币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主权。

  • 权力集中是BCH的经济哲学

BCH起始于比特大陆,由一个集中式的精英团队规划其发展方向。由他们通过专制的硬分叉来决定执行规则。可以说,BCH是由中央集权所决定的强制升级,每个人都必须遵守BCH的规则才能继续。而这些硬分叉意味着,至少经济激励机制会产生变化。

BCH的经济哲学可以被归为凯恩斯主义,即中央集权对市场进行干预,以达到“刺激创新”或“解决问题”的目的。尽管所有的市场所发出的信号都与之相反,但中央集权通过大区块对支付方法进行了补贴。

我的对手可能会反驳说,“交易应该是免费的”之类的话。尽管智能合约的实际效用或需求不高,但的确也得到了中央集权的补贴。由此可见,BCH是非常家长式的。

这就导致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权力斗争。比特大陆和“澳本聪”Craig Wright曾经为了控制BCH的发展方向而战。他们最终可能会把BCH拆分成至少两种币。BCH不是一个用户拥有主权的网络。

这也使得BCH很难发展起来,除非你恰好有中央政府的首肯,因为激励机制在不断变化。这也难怪我的对手总是在替它做推广。他们花了很多钱在Bitcoin.com的横幅和BCH PLS 的T恤上,这些东西在世界各地的每个区块链会议上都司空见惯。

比特大陆是BCH的中央银行。这家矿机巨头曾试图维持其储备货币以锚定BTC,但以失败告终。最终,其价格也未能维持在0.15 BTC或0.12 BTC的水平。后来,又放弃了0.1 BTC的水平。这就好比,一家央行出售其外汇储备以达到与另一种货币持平。更糟的是,就像中央银行一样,他们的储备即将耗尽,BCH最终将在市场上浮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为地夸大价值。

BCH的主要吸引力在于,它将比你熟知的那些央行做得更好。BCH的承诺是作为一个仁慈的统治者进行治理,而不是让你对自己的钱拥有主权。这也是BTC和BCH的主要不同,也是BCH和其他币种没有实质性区别的原因。

目前市面上已有很多altcoins可以BCH媲美。与BCH一样,它们都是中心化的,并且许多币在支付方式上都优于BCH。

我的对手在上次辩论中提出,altcoins与BCH有着不同的历史,因为BCH的分类账上有BTC的历史。但这也是一个站不住脚的论点。拥有同样的分类账仅仅意味着,BCH对BTC的持有者进行了一次非自愿的空投,仅此而已。

此外,目前BTC有74种不同的硬分叉,包括:

  • BTG ,有不同的PoW、治理和路线图;
  • BCI,这是有PoS;
  • BTCP,具有隐私性和可替代性;
  • Lighting BTC,允许超高速的交易结算;
  • BTC Clean,据称是环保的;

目前,市面上还有Bitcoin Diamond, Super Bitcoin, BitcoinX, Bitcore, Bitcoin2x, Bitcoin File, Bitcoin Atom, Bitcoin Vote, Bitcoin World, Bitcoin Pay, Bitcoin Faith,还有我“个人最爱”的Bitcoin God。

上述这些币种都有各自的路线图,宣称拥有不容忽视的价值和特性,同时也保存了BTC的交易历史。

像BCH一样,他们要求我们放弃自我主权作为交换。这些分叉的领导者们不去核实,而是希望我们信任他们。

这是每个硬分叉和altcoin背后的价值主张,也是对硬分叉控制者的押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市场营销上花了这么多钱。他们想让我们相信他们,而不是自己去核实。我的对手花了大量的钱来宣传BCH,采访任何愿意与他谈论或者辩论的人,就像八卦杂志那样伏击路人。

讽刺的是,他们一边告诉人们“BCH才是真正的BTC”,自己却继续持有BTC,反正他们不愿意为自己说的话买单。他们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关于Blockstream、Gavin Andresen、Mike Hearn和私人论坛“审查”的荒谬言论。就像是一个二手车推销员在售卖商品,这不是一个诚实的人应有的表现。

BCH是由一个小团队集中式管理的,他们为替其他人做所有的决定。BCH在强加特定用例方面是家长式作风。它采取的是凯恩斯主义的干预措施,而故意忽视了市场的力量。

你好,你是否知道BCH提供快速、廉价、可靠的支付方式,正如中本聪在最初的白皮书中所描述的BTC。

以下是我的反驳论据:

  • Blockstream并不控制Core

作为一个真正有贡献的人,我可以告诉你,核心开发过程与他所描述的完全不同。人们很容易编造出关于Blockstream如何控制一切的荒谬言论,只是因为这是一个阴谋论的好故事。就像被称为“Baghdad Bob”的穆罕默德·赛义德·萨哈夫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所编造的谎言一样。

让我们看看实际的贡献者。有两个Blockstream开发员。还有许多其他公司的开发人员,包括Chaincode Labs和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项目(MIT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甚至还有Roger Ver投资的公司的开发人员,比如Blockchain.info。

核心开发过程是精英式管理的,通过共识来完成。坦率地说,因为Roger Ver不是程序员,所以严重曲解了核心开发原理。

我的对手把一个开放的经营管理的过程描述为某种“邪恶”,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按自己的意愿行事。由于市场清楚地知道自己更需要什么,因此他输掉了这场辩论,并且选择了用一个更为荒谬的阴谋论来为自己的失败辩护。

但是我很高兴他把自己的想法带给了BCH,相较之下,后者更容易被接受。这就是市场的意义之所在。他不能因为Core不接受他的观点而抱怨。这充分证明了,这个过程是集中的、破碎的。他对整个过程一无所知,也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他只能编造不存在的理论来为自己辩护。

这里没有任何阴谋。市场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的想法。

  • Gavin,Mike 和Jeff 无法胜任这个工作

Gavin Andresen, Mike Hearn 以及 Jeff Garzik都是Core的贡献者,我很感激他们的所作所为。目前,这三家公司仍然可以自由捐款。可我怀疑人们并不想这么做,因为他们的影响力不复从前,但这完全是因为他们没有产出,而不是Core社区。

我的对手真正反对的是,他们已经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影响力。在Core社区中拥有良好的声誉并不代表你余生都应该享有这种待遇。BTC Core并不是一个可以放任自流、做得很少也不会被炒鱿鱼的官僚机构。

BTC是一种精英管理体制,这意味着你不仅要继续做好本职工作,并且要随着代码和开发人员品质的提高而变得更好。这三位贡献者根本就没有达到其他贡献者明确设定的标准。这也是他们名誉扫地的主要原因。

还有其他影响因素。Mike和Gavin合力想让Mike做一辈子的仁慈的独裁者。他们想以Mike Hearn为中心,然而当社区其他人拒绝后,Mike愤怒地退出了。Gavin因为对技术一窍不通,让Craig Wright这样的骗子钻了空子。之后,Jeff开始做代币融资和其他项目。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逐渐失去了影响力,慢慢地也不再做出贡献。在BTC中,没有人能像在集中系统中那样获得终身职位。

BTC Core是精英管理体制,只有当你的贡献有用的时候,才能获得影响力。在这种体制下,影响力很难获得,却极易失去。我的对手之所以对这三名没有影响力的开发者不满意,是因为他们拉低了他的影响力。他认为这是他失败的原因之一。他无法正视自己的失误。

  • “交易免费”并不是真正的免费

我的对手很喜欢提及“免费”交易。如果他认为他有权享受交易免费,只因为以前发生过,那么他对经济学一无所知。BCH通过大区块来补贴交易。这样一来,用户就可以进行免费交易,这很好。想想看,如果有人免费提供有价值的东西,谁会不喜欢呢,但经济学研究的是看不见的后果。

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交易。就像食品券计划一样,同样要付费用,只是不由用户来承担。你看看BCH目前的激励机制,网络上的每个节点都必须通过传输、验证和存储交易过程来支付免费交易的费用。换句话说,免费交易是对其他每个节点的征税。这种方式并不利于运行完整的节点,并且会导致用户放弃更多的控制权,以及产生更多的单点故障,从而使BCH更加脆弱。

此外,通过维持交易“免费”也改变了挖矿的激励机制。矿工得到的唯一回报是挖矿奖励和省下的交易费用。10年之后的2028年,在经历了3次减半后,费用大概还是0,而奖励将是1.56 BCH。按照目前的BCH价格,每区块大约是750美元。这大大降低了网络的安全性。在交易免费的情况下,重复使用一个6-block,可以当4500美元的价格来使用。也许你可以在BCH上卖一杯3美元的咖啡,但你肯定不可能冒着巨大风险去卖一台1000美元的笔记本电脑。

随着时间的推移,区块奖励也会逐渐变少,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到2040年,区块奖励将达到93美元,超过100美元的交易将面临风险,你必须通过至少11次确认,才能完成一笔1000美元的交易。到2060年,即使是3美元的咖啡支付也将是有风险的,因为区块奖励将只有2.90美元。支付1000美元将需要至少350次确认!

BCH目前有两种选择,要么放弃免费交易,要么让货币升值。法定货币必须在权利和税收之间做出选择(通货膨胀也是一种“隐形”税收),但显然,这两种形式都不会受欢迎。

就像政府预算让下一代人不堪重负一样,免费交易在未来制造了一种无法维持的局面。BCH现在提供免费的东西,但将来会带来更大的问题。“免费”交易是政府的补贴。一个群体的利益是以牺牲其他所有人为代价的。真相是:“免费”交易相当于BCH食品券。

  • 压根没有什么阴谋论!是市场自由选择的结果

有很多人对r/BTC感到失望,其结果就是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受欢迎了。这是自由市场的选择。

保持沉默很糟糕,除非保持沉默的是政府,这并不违法。我的对手似乎认为他可以在私人论坛上为所欲为。他想要某个中央权威出面为他背书吗?他想要违反集会自由,强迫不愿意听他讲话的听众洗耳恭听吗?

输不起的人在抱怨被踢出局的结果时,会把一切都归因于不可知论。他们在面对坏结果时会想:“一定有阴谋!Blockstream!传说中的全球影子政府会议Bilderberg!犹太银行家!”

事实上,论坛主席是那些决定行使集会自由的个体。这只是意味着你的想法被摒弃了,而不是有什么愚蠢的阴谋。

圆滑的销售人员抱怨访问权限,因为这会降低他们的销售额。这种“审查”制度是那些没有私有访问权的人的嫉妒心理。

  • 中央集权导致通货膨胀

在BCH中有多个专制的硬分叉。严格的来说,是硬分叉或者由精英团队创建的软件方面的完全重置。这个精英团体控制一切。用户实际上没有财产权。

只有中央集权才需要游说。BCH并不给予用户对自己金钱的主权,这是一种法定治理、独裁统治和干预主义,而不是市场驱动的创新。

每一种法定货币最终都因货币贬值而崩溃了。这是法定货币天然存在的道德风险:中央政府可以印更多的钱。认为其他法定货币发生的一切在这里不适用,这过于乐观。通货膨胀不是假设,而是必然,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我的对手言之凿凿:“相信我们,我们的货币不会膨胀”。每一个发行法定货币的政府都在重复这句话,但事实走向背道而驰。你相信历史还是相信兜售的说辞?

  • BCH是中心化的

BCH的治理过程是中心化的。有一个精英团队决定用户必须升级到什么版本。他们会“倾听”用户,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他们手中。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治理过程根本不透明,“路线图”也是由这个精英团队决定。这些人决定了BCH的硬分叉,并强迫其他人升级。他们有权力选择市场中的赢家和输家,优先考虑支付方式和智能约用例,并对它们进行了补贴。

这导致了很多漏洞。政府可以监管他们,因为他们有多个单一的失败点。一个新的团体可以接管并制定新的策略。Craig Wright似乎正尝试用BTC来实现中本聪的愿景!

如果像Craig Wright这样的骗子在社区中无法获利,那他为什么还会呆在这里?骗子会去他们能得到好处的地方。

我说过,有很多altcoins是中心化的。如果你关注的是中心化的token,还有很多其他选择,它们更快、更私密、更容易使用。BCH没有增加任何新的币种。

  • 中本聪并非全知全能

我的对手频频引用中本聪的话,就如同引用上帝的话语。BTC关乎个人主权和财产权,不需要过于神化一个人。如果他想制造一枚Satoshi-is-God 的token,以此给他更大的力量,这不是逻辑,而是情感操纵。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中本聪在BTC协议中犯了一些错误。OP_CHECKMULTISIG有一个bug,以及2016年每个区块的难度调整计算也有一个bug。中本聪把大大小小的字节序混在一起。中本聪应该在区块添加更多的nonce空间,并使时间戳字段为8字节。

一个技术上有能力的硬分叉可以解决上述问题,但BCH没有。

无论如何,中本聪并非无所不知的完人。而Roger Ver极力使人相信,即使是中本聪也会同意他的观点。这只是一种诉诸权威的销售策略。他仍为事态没有按照自己的方式发展而感到沮丧,他不使用逻辑,而试图利用中本聪的号召力给他更多的权威。对中央集权的货币而言,有一个有名无实的领导是很有用的。

用户希望对自己的钱拥有主权。我们不想和任何人分享财产所有权,即便是中本聪。

Jimmy Song 作者

DUANNI YI 翻译

Sonny Sun 编辑

Roy 排版

相关文章
appleinc android